农民种地养猪做期货:一年70倍从1500万到10个亿

作者:世界杯足球 来源:互联网 2017-01-10 03:34 点击:

新闻配图(备注:有童鞋说,是不是真赚这么多,期货圈盆友说,这个应该是真的,圈子就这么小,谁多少钱大概都知道,不太可能说谎。)

1967年出生的傅海棠,初中毕业,正宗农民出生,种过地养过猪,做过一些小买卖,33岁(2000年,虚岁34)那年他的人生迎来转变,他开始做起了期货,从5万块钱起家,亏了再找钱甚至借钱,起起伏伏交了“几十万的学费”,直到2009年在“蒜你狠”的行情中,迎来了人生的爆发,随后到2010年棉花行情中做到1.2亿;此后几年赚赚亏亏到过2个亿,取出小部分资金后,又经过大亏在2016年初又回到1500多万元,然后就是2016年的辉煌。

农民种地养猪做期货:一年70倍从1500万到10个亿

傅海棠也不愿他的子女继承他的期货投资事业。他说:“做投资是需要智慧的,没法传承的。”

傅海棠感叹道,“过完年我就51岁(虚岁)了,生命的轮回其实很快的,20多岁不懂事,一晃就30了;创业还没成功,过两年就40了;老了换班了,该小孩上了你得下去了。一眨眼就老了,哪有时间啊?”

但傅海棠始终坚信,自己能在期货市场赚钱。他的坚持在2009年、2010年开始有了实质的回报:他拿5万的本金做多大蒜和棉花,一年半的时间里资产翻到1.2亿,也是这两波行情让不惑之年的傅海棠在行业内声名鹊起。赚到钱后,傅海棠也搬到了济宁市区,不再需要每天从农村到市区往返。

果然,傅海棠的判断随后被验证,当年全球爆发甲流,都说吃大蒜对预防甲流有好处,库存里老蒜被抢购一空,由于种大蒜不赚钱,新蒜供给不足,供不应求,没过多久,大蒜价格翻倍往上涨,从1毛涨到3块多,翻了30多倍。不到3个月的时间,傅海棠赚了600万。“这看似是偶然事件改变了供需关系,但实际上是必然,如果2009年大蒜再不涨价,大蒜就没有了。即便没有甲流的爆发,老天也一定会出条件配合涨价。”掌握了期货和现货的规律之后,次年,傅海棠用大蒜赚来的这600万元去做多棉花,资金迅速从600万增长到了1.2亿元。

2、人生需要“横财”一年1500万做到10亿

2017年元旦过后的首个周六上午,在深圳车公庙附近一家酒店的咖啡吧,傅海棠对中国基金报记者侃侃而谈,没有保留,有啥说啥。一位同行评价他:“耿直boy”。傅海棠这次从山东济宁来到深圳,是为晚上参加一个期货行业活动,他说现在周末经常去各地参加各种活动,调研、演讲、交流,他还经常被邀请去清华北大讲课。

“那时大蒜暴跌,生产成本1.2元/斤,储存费0.15元/斤,但最贵的品种只卖到0.17元/斤,蒜农和贸易商亏损严重,播种面积减少”,傅海棠回忆说,库存虽大,但蒜农、贸易商的供给积极性下降,没有一个看涨,而市场需求却不减,凭着多年的种植经验和对大蒜基本面的熟悉,傅海棠坚信大蒜不仅跌不下去,还物极必反,一定会暴涨。

1、山东农村走出期货奇才

傅海棠认为赚大钱必须来自于大的行情,小打小闹的短线操作只是赌博,也许能赚市场短期无序波动的钱,但长期这么玩肯定会亏回去;此外,期货是对手交易,资金一大的话,这种短期交易就出不去、进不来,肯定行不通。

“2016年是一个特殊的一年,40多个品种全面爆发。就拿黑色系来说,2015年底钢厂几乎全面亏损,库存降无可降,需求依然是好的,落后产能逐步被淘汰,更重要的是2016年1月信贷投放激增创新高,放水2.5万亿元。这些都是支撑黑色上涨的基本面逻辑,当时的基本面已经不是‘经济不好、需求不振、产能过剩’了,基本面是有效的。”不过他表示,虽然赚了近10亿,但其实他也没有完全抓住所有行情,比如说螺纹钢就只抓住前面两波行情,而错过了第三波最大的上涨。

虽然做期货赚了很多钱,自己也会一直做下去,但在傅海棠看来,做期货是件非常辛苦的事情,风险也非常高,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做,他也劝诫将他作为榜样的投资者最好别做。他指着自己的头发对记者说,我就比我弟大两岁,你看我的头发比他少好多。

期货市场是一个有着10几倍高杠杆的市场,钱来的容易去得也快,无论判断对与否,稍不注意爆仓破产是很正常的事情。然而在这么一个残酷的市场中,傅海棠却在自己50岁(虚岁)这一年,创造了70倍收益传奇。很多人称他为“农民哲学家”,期货界称他为“北丐”。

资本市场总是见证各种传奇。2016年,A股市场进入异常波动后的震荡,而商品期货市场却上演了惊心动魄的大行情,山东农民出身的期货个人投资者傅海棠,在这一年创造了70倍的收益传奇,以自有资金从1500多万做到10亿元之多。

不过同大多数新手一样,刚进入期货市场的傅海棠并没有马上赚钱,5万块的本金亏亏赚赚,不仅亏光务农经商攒的钱,还需要贷款来支撑。自从做了期货之后,傅海棠就没再做别的,起初是每天自行车搭个公共汽车,自行车别在汽车后面,到济宁市里,再骑车到期货交易营业部。坚持8、9年下来,没有赚到什么钱倒是亏了不少。“前后亏了几十万吧”,傅海棠说。

傅海棠的财富观也与大家迥然不同。当大家都觉得借钱炒股风险太大,不可行,傅海棠却敢于借钱炒风险更大的期货;当大家都谨慎控制仓位止盈止损时,傅海棠却勇于满仓进入,越跌越买。

中国基金报记者房佩燕刘明

1980年代傅海棠初中毕业就进入社会大学堂,种大蒜、棉花、小麦,随后又开始做点小生意,贩卖毛皮、塑料制品,1996年开始养猪搞养殖业等。可以说而立之年的傅海棠还是个正宗的农民,对期货并无所知。或许是潜藏在意识里的投资天分:“97年在亲戚家看到地上有一本杂志,其中一页中的一个小栏目在介绍期货标准合约,只要买合同就相当于持有该货物了。”这立马唤起了傅海棠意识里的那根神经, “这不就是囤积居奇嘛!还能浮盈加仓,只要交5%的保证金便可以做到以小博大!”这正是他一直所要寻找的。

作为一名基本面派的中长线投资者,傅海棠眼里的期货本质就是现货,他也有一套自己独特的投资体系,虽然期货市场是多空都可赚钱的市场,但傅海棠爱做多被认为有做多情结,赚钱也主要是来自于多头行情。傅海棠认为,大行情大多是多头行情,多空收益是不对等的,做空很难有一倍行情因为不会跌到0,而做多却有好多倍,比如做空10块钱跌到2块,不算杠杆也就80%,但从2块到10块却是4倍的行情。

由此,“期货”的念头在傅海棠脑中生根发芽,只可惜当时农村并没有渠道可以接触期货,直至2000年,33岁的傅海棠经朋友的偶然介绍,才正式开立了期货账户,从此纵身期货市场。

从一个普通农民到亿万期货大亨,傅海棠的传奇离不开他与众不同的人生观和财富观。傅海棠认为人的生命是有限的,要赚大钱必须要“横财”,一步一个脚印根本来不及。“自古以来就是‘人无横财不富,马无夜草不肥’。人的生命是有限的,感觉早着实际上日月如梭,一眨眼就白了头。哪有时间一步一个脚印?”

而对于2016年商品期货的行情,傅海棠认为是百年一遇,在他一生中可能都很难再遇到了。对于2017年的期货市场,傅海棠表示,难再有大的机会,重点还是要看国家政策对于供需关系的影响。傅海棠表示,投资是一生的事情,只要身体允许,就会一直做下去。

在傅海棠看来,做期货50%不叫回撤,亏70%、80%都很正常。不过也因为波动大,傅海棠并不帮人做期货投资,都是自有资金投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