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患尿毒症:还没好好谈场恋爱 想在武汉安个家(图)

作者:世界杯足球 来源:互联网 2017-02-28 09:16 点击:

  “不得不求助大家了,病情严重,需要换肾,拜托大家帮忙打听转发求肾源。”24日,朋友圈里一条消息引起了长江日报记者的注意。照片上,一位长发大眼的姑娘,穿着病服躺在病床上。照片上的美貌让人很难料想到她是一个尿毒症晚期患者。

  记者高萌

  “很可爱的小姑娘,非常乐观,开朗,爱笑。”这是黄毅对她的评价。来同济住院一个月,整个肾病住院区的病人、医生、护士都知道这里有个爱笑的姑娘。如今,李紫垣每隔三四天就要接受透析治疗,牙签一般粗的针头扎进她细小的血管,伴随而来的是翻江倒海的呕吐和头痛。由于太瘦,硬生生插进身体的管子,有时不得不被医生转动以便更好输血。

  想和双胞胎妹妹一样,在武汉安个家

  旁床的病友透露,有一次看见李紫垣要喝水,手都抬不起来,她就自己硬撑着用嘴弄开瓶盖。

  24日,长江日报记者来到同济医院肾病内科住院部,一眼就被一个披着长发、穿着亮黄色衣服的姑娘吸引。她就是陕西姑娘李紫垣。她笑着对记者说:“不要问我年龄,我永远十八岁!”

  李紫垣在公司做行政助理,事业心非常强,加班到深夜11点是常事。有时公司接项目,她得在工地驻扎1个月,监督工期,与规划师沟通方案,和建筑工人同吃同住,脚踩泥地,头顶安全帽,在裸露的铁梯子徒手爬上爬下,她也从不退缩。

  等待匹配的肾源,相信自己一定会好起来

  

  李紫垣的主治医师黄毅介绍,李紫垣刚从省中医院转到同济时,生命垂危,病毒性心肌炎导致心脏衰竭。现在心脏功能恢复,但由于是尿毒症晚期,必须换肾,目前正在等待健康的肾源。

  突然和尿毒症扯上关系

  治疗费也是一笔庞大的费用,“我和妹妹的积蓄基本上都空了,但是我相信我会好起来,将来自己一点点地挣。”李紫垣说,自己没有放弃生活和梦想,她还计划着未来设计一个防晕倒的机器,向往着美好的家庭。

躺在病床上的李紫垣 本人供图

  今年1月23日清早,刚起床的李紫垣眼前突然模糊。她平时总整晚开着灯睡觉,这次的“突发状况”,她理所当然地归因为“灯光照了一晚上眼睛所致”。

  “我一直觉得死神离我很远。”李紫垣对长江日报记者说。

躺在病床上的李紫垣 本人供图

  上学时,母亲因为突发意外离世,她一个人带着双胞胎妹妹生活,既当姐姐又当妈。大学时,她不停做兼职,做过家教,发过传单。生活费和学费全是自己一手赚来。毕业后,李紫垣曾在上海打拼了几年。半年前,妹妹在武汉结婚,她也跟着来到武汉,准备把这里当作第二个家乡,也好和妹妹有个照应。

  “我还没有好好谈一场恋爱,还没有结婚呢。”李紫垣害羞地笑着说。

  “我是多么幸运。医生对我下了那么多次病危通知,在所有医生都说我随时会离世的情况下,我奇迹般地活过来了。”李紫垣笑着说,自己不能久立,会随时晕倒,身边必须有人陪护。

  然而,情况越来越不对劲。她感觉左眼被蒙了一层黑纱,右眼看到的东西全部呈波浪弯曲状。这时她才拖着已经“感冒”一个月的身体,来省中医院看急诊。一查,血压220。看到瘫坐在凳子上上气不接下气的李紫垣,医生确信不是感冒这么简单。

  病情其实先前已有征兆,只不过李紫垣一直独立坚强,没把这当回事。早在去年12月,她曾在朋友圈询问大家:“早上起来左边脸肿得我都不认识自己了,晚上躺下发现腿也肿了。这是什么情况?”

  李紫垣无时无刻挂在嘴边的笑容和明亮的大眼睛,让人印象深刻。

  李紫垣平时热爱跑步、攀岩、潜水,她怎么也没想到,怎么会突然和尿毒症扯上关系,并且一发现就是晚期。

  这种透析治疗只能维持她的生命,根治方法只有肾移植手术,但肾移植配型谈何容易。现在,李紫垣只有抱着渺小的希望等待匹配的肾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