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遥远的中国足球故事

作者:世界杯足球 来源:互联网 2017-01-11 10:39 点击:

刀安仁在盈江的事迹很多,当地人说:“他是个喜欢新鲜事物的人。”1904年他从新加坡引种的橡胶树,至今还存活一株,被称为“中国橡胶母树”。他还喜欢留声机,所以盈江便有了留声机;他喜欢足球,于是,盈江便有了足球——屈指一算,盈江地区的足球历史,也已经超过一百年了。

这四个孩子,从遥远的新疆来到广州,先是坐20多个小时车到乌鲁木齐,然后再从乌鲁木齐坐五个小时的飞机到广州,中国最遥远的足球。

“你如果没有亲身经历的话,你很难想象他们是在怎样的环境下踢足球的。”比利说。

杨善勇发现,不少年轻人染上毒瘾是因为没有事干。大家三五成群地在一起空虚无聊,吸毒人员中年轻人员居多。年轻人爱赶时髦,有的人明知毒品有害,但也要图一个新鲜刺激,想尝一口。这些吸毒人员被毒品所累,另一方面还要为自己的毒瘾买单。当地的治安因为毒品的入侵也变得越来越差。

没有篮球,没有乒乓球,在新疆,能随时随地进行,并且随时随地得到身边人关注和鼓励的,唯有足球。

维修点的主人就是杨善勇,那一年他23岁。

阿布,外号坦克,来自南疆的阿图什,这是中国最西的城市;阿图什有一个百年足球村,名叫伊克萨克村,我2004年去采访的时候,村里的一位70多岁的老大爷,就穿着皮靴颠着球给我看,阿图什是新疆最有足球基础的地区之一。

“他们有机会去县里比赛的时候,最吸引他们的是什么,你知道吗?”比利说:“就是一些条件比较好的学校的比赛用球,五颜六色的球,比任何东西都要吸引他们。”

新疆足球少年

2001年,旧城镇一家个体经营的摩托车维修点门口贴出了一张告示:免费收徒。凡年满14岁到20岁之间的无业青年,均可免费入店当学徒,本店提供住宿和薪水,吸毒人员或父母,亲属有吸毒史的从优。

新疆足球少年

告示贴出之后,当年就有10名青年到杨善勇手下学习摩托车修理技术,杨善勇倾囊相授,手下徒弟也越来越多。杨明勇对这些徒弟生活上要求严格:不准酗酒、打架斗殴。不得与吸毒倾向的人员往来。但年轻人精力旺盛,总要有事情来填补空虚。喜好足球的杨善勇就与镇文化站组织了一支足球队,他个人投资3万元为他们配备了球衣、球鞋,还修缮了场地。

这是一件值得敬佩的事情,努尔艾力的教练艾克拜尔没有来到广州,是什么支撑着他在如此艰苦的环境下持之以恒地教小孩们踢球。“也许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让我们来总结的话,那就是一颗对足球热爱的心吧。”比利说。

除了球,最费心的还有鞋。“这些孩子,一般只有两双鞋,一双是过节的时候穿的,另一双可能一年当中300天都是穿着那双鞋,踢球是这双鞋,回学校是这双鞋,衣服也一样,踢球穿着的衣服,也是干活和上学时候的衣服。”

杨善勇,38岁,盈江旧城镇人,农民足球队“农民融心队”的创始人,也是当地最大的业余赛事“融心”杯的创办者。

“我们这里,绝对是德宏州最有足球底蕴地区之一。”杨善勇说。

这些孩子的父母基本是农民,收入非常微薄,所以他们对孩子踢球,最大的意见就是“太费鞋”,但再怎么“费鞋”,也无法阻挡这群孩子热爱足球的心。

努尔艾力的球队有个小仓库,仓库打开,全是球,破的,捡的,别人送的,还有自己缝的,当然,全部加起来,也不够13个——所以当他们看到有人居然用网袋装着那么多看起来干净整洁的足球时,那种欣羡之情,可想而知。

返回顶部